13省市近6200名医护人员驰援武汉
来源:13省市近6200名医护人员驰援武汉发稿时间:2020-04-02 11:52:07


彭志勇:中南医院之前做过一个研究,新冠肺炎流行期间,院内戴口罩的科室和不戴口罩的科室,医护人员感染情况是不一样的。研究发现,一些高危易感染科室因为疫情前期戴了口罩,所以医护人员的感染率是很低的;前期没戴口罩的科室,医护人员的感染率就很高。

但国外类似症状的病人很多。那个医生的意思是,假如你在国外发烧、咳嗽,并且在没有鼻子不通的情况下失去了嗅觉,你可能连核酸检测都不用做了,你就已经确诊了。他们把失去嗅觉上升到了一个很高的地位,它的特异性很强。不一定每个人都会出现这个症状,但是出现了这个症状很可能就是得新冠肺炎了。这让我们很吃惊。

因此,如果你在距离2019冠状病毒病患者1米以内的地方吸入病毒,或者在洗手之前先接触受污染的表面,然后再碰触自己的眼睛、鼻子或嘴巴,都可能被感染。

彭志勇是武汉大学中南医院重症监护室(ICU)主任,2019年12月底至今,始终奋战在抗疫一线。今年2月初起,他不断接到外国医疗、研究机构或政府部门的邀请,与国外同行们在线交流疫情、提供建议。

赵剡:对于国外来说,国内治疗的隔离确实很难复制。

治疗方面,现在仍然没有针对新冠病毒的特效药,大家都在不断摸索治疗方法。

但随着疫情发展,欧洲国家对于戴口罩的态度有所改变。据媒体报道,3月3日,意大利高等卫生研究院官网发布消息称,根据2020年3月2日第9号法令34条文,在新冠肺炎疫情紧急情况下,允许使用口罩等作为个人防护措施;法国当地时间3月25日下午,法国总统马克龙在视察军方野战医院时戴上了口罩,这也是马克龙首次戴口罩出现在公众场合。)

特效药方面,有国外的医生问我们,前期治疗中有没有使用氯喹、氯喹到底有没有效果。但目前的情况是,我们没发现很扎实的证据证明氯喹有效。我自己也研究了氯喹在临床中的使用,但现在患者数量减少会对试验产生一些影响,所以我的临床研究就搁在那儿了。之前国内有很多类似的临床试验,但因为病人少了进展都不是很好,都没拿出结论。

随着时间推移,疫情开始在全球多地暴发,针对疫情的跨国交流越来越多,专家们的问题逐步触及临床操作。

新京报:除了戴口罩,国内的一些经验会不会不太适合西方国家?